时间: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业外作品
《人民的名义》与诗经《氓》交错杂感
分享到:
作者:龚珊  发布时间:2017-07-06 17:18:22 打印 字号: | |
  《人民的名义》中拒绝成长的欧阳菁,在她的回忆中谈到,她之所以选择李达康,是因为在她众多的追求者当中,李达康对她是最用心的,给她买橘子亲手剥好,刚结婚时家务活都是抢着干的。她总是能记住这些细节,也沉溺于这些细节,觉得这个男人一生都该对她这样。可是会吗?即使男人不会,这是他们的错吗?生活之于爱情和婚姻,最终都会归于平淡。这使我想到易学习的妻子,面对的同样是忙于工作的男人,易妻只是家庭主妇,可她却能安心在农村种茶做自己的事情,而不是把自己的生活系在爱情上,一个家庭主妇反而活成了独立女性,所以这和有没有事业(欧阳菁系京洲城市银行副行长)没有多大关系。

  由电视里的达康书记夫妻,让我想起了诗经中的一首《氓》: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有人说这是一首弃妇诗,其实在第一段中就隐藏了这段古老爱情的悲剧。这其实是农业社会里的人与商业里的人的矛盾与对话,氓中的女子永远需要农业的稳定,可氓中的男子其实是最不稳定的,氓就是流动中的人,在古代即是商人,男子因为要做生意跑来跑去,这有点像白居易《琵琶行》里“老大嫁做商人妇”“商人重利轻离别”做生意就要跑来跑去的,可这个女子在稳定中变得落寞,因为她的稳定成了永久的守候。

  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这十六个字完整的呈现了两人在恋爱时期的喜怒哀乐,这个女子已经全心全意地爱上这位男子,看不见的时候她会哭。女子被追求时占据主动权,拖延婚期。男子来得少了,女子反而泣涕涟涟。感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对方的一点一滴都会影响另一方的情绪。而这个女子已经完全掉进爱的“陷阱”里去了。

  从刚刚认识,到慢慢演变成女子要求男子有更多的时间和自己在一起,其实男子和女子在一起的时间未必是少了,只是和刚开始的时候不一样了,刚开始时女子推拒,男子主动,现在情况反过来了,他们的角色发生了互换,好的文学作品里没有好人和坏人,有的只是生命的不同状态。

  在女子的回忆中,“总角之宴,言笑晏晏”变成了她一生的标准,是她一直想要回归的状态,可是已经回不去了,其实她和任何人在一起恐怕都是这个结局,因为青春必然逝去,感情必然平淡。

  人应该要成长,因为成长会让你放下执拗,更加看重的是婚姻背后的生活,平平淡淡的携手,接地气的过日子,接受柴米油盐的窘迫,承认婚姻的不完美,承认自己的不完美,承认人生的不完美,试着去原谅、包容,然后经营好自己的婚姻。
责任编辑:李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