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伤痛留昨天 法槌声声护发展
——写在汶川地震灾区法院干警砥砺奋进重建家园十周年之际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5-15 14:44:49 打印 字号: | |
  默哀的鸣笛声在全国响起仿佛就发生在昨日,又入孟夏,蜀地阴雨绵绵。“5·12”汶川地震——这场让四川人民承受苦难、让全国人民痛彻心扉的天灾已过去了十年。岁月淡化了伤痛,垮塌的山体重新被绿色植被覆盖,曾遭受巨变的生活也随着时间的流淌一点点恢复平静。

  曾经满目疮痍的地震灾区如今面貌一新。十年来,经过科学救灾、科学重建、科学发展,灾区的城乡面貌、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生态环境等方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地震没有压垮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法院干警,在全国法院以及社会各界的支援和关切下,他们坚守岗位履职尽责,为灾后重建家园提供有力司法保障。

  从7个人的“全体会议”重新开始

  北川羌族自治县新县城的街道上,建筑物表面是羌族特有的土黄色石砌风格。北川县人民法院新审判大楼对面是北川中学的操场,孩子们踢着球跑着叫着。

  地震发生时,北川法院连同县城在顷刻间就化为废墟。山体滑坡,像一把铁锹,将垮塌的法院大楼铲起来后,又向前推了好远。

  “大楼碎成了一包渣!”桂勇当时是北川法院副院长,地震发生时,他在县政府办事,因为在大楼最高层,得以从废墟中爬出逃生。全院43名干警中,包括院长在内的27名干警遇难,除去当时在外地学习的同事们,现场幸存者只有7人。

  几天后,在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召集下,北川法院举行了震后第一次会议,“可以说就是‘全体会议’吧。”桂勇声音有些颤抖,不愿意去回忆那段痛苦的经历。

  经统计,地震中四川全省法院122人失踪或受伤,110个审判楼、人民法庭垮塌或成为危房,大量设备损毁,直接经济损失逾16亿元。

  一切都没了!北川法院受灾严重,印章被埋了,档案被损毁了,所有设备都没了,干警伤亡情况严重,审判力量大大削弱。青川、汶川等重灾区法院幸而无人员伤亡,但干警们也忍受着流离失所、失去至亲的哀痛,吃和住等基本需求都无法得到保障。

  面对全省近2000名干警、家属无处栖身的情况,最高人民法院第一时间为灾区法院购置安装2400顶帐篷,解决灾后初期干警生活的燃眉之急。

  “当时最难的就是将队伍稳定下来,大家都活在悲痛和恐惧中。”桂勇被绵阳中院指定为北川法院临时负责人,幸存的法院干警成立了临时党支部。

  地震没有压垮北川法院。地震后第17天,5月29日,北川法院临时办公点在帐篷区挂牌。法院公章被埋在废墟中,北川法院发布了第一份没有公章的公告,就地震前起诉和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和震后前来起诉的案件如何处理进行说明。

  6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送来新制作的法院公章。在北京建工集团支援建好板房后,北川法院从帐篷搬至板房,恢复了审判工作。7月13日,北川法院在板房临时法庭敲响了灾后“第一槌”。

  2008年11月,由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统一安排的支援干警抵达北川法院,补充当地审判力量。随后,通过公招、选调、遴选等方式补充的791名干警正式投入各个灾区法院工作,干警总数比震前增加16%。

  桂勇在2009年4月调离北川法院。新的法院大楼2010年竣工,桂勇并没有在新大楼里工作过,但原来的同事们依然为他留了一个杯子在这。“北川法院是我的家”,提到北川法院队伍,桂勇说自己的感觉是自豪,因为大家都挺过来了,都很坚强。

  履行审判职责,维护灾后社会秩序

  接连不断的余震渐渐平息。随着抗震救灾、抢险救人阶段的结束,灾区法院逐步恢复因地震中断的审判工作。重灾区法院修建157个板房法庭,作为临时办公办案场所。

  灾区法院的干警们都经历了从帐篷到板房、从租房到最后新建成的办公大楼多次搬家的经历。在板房工作生活的一年多时间里,冬冷夏热,好几个人挤一间屋,共用厨房厕所,屋外施工常年尘土飞扬,成为灾区法院干警们的共同回忆。

  2009年7月,青川县人民法院干警们居住的搭建在河边的板房半夜遭遇河水上涨,洪水淹到了小腿肚,大家抢险排水,折腾了一夜。

  青川法院刑庭庭长王建萍回忆起那段在板房的日子,只有一个大的审判庭,哪个庭开庭哪个庭用。当时青川县看守所被震垮,犯罪嫌疑人被关押在100多公里外的剑阁县,审案就要过去提审、开庭,“早上五点多出门,夜里十一二点回来,两头不见天。”当时刑庭只有2名法官,每周去两三回,每次集中审理一批案件。

  灾后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依法做好抗震救灾期间审判工作切实维护灾区社会稳定的通知》,四川法院依法从重从快审结一批趁灾盗窃、抢劫等影响恶劣的刑事案件,从严惩处破坏抗震救灾和恢复重建的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依法审结贪污、受贿、挪用等案件。

  北川县城受灾惨重,救灾工作告一段落后,集中出现了一批继承纠纷、抚恤金赔偿金分配纠纷、安置房分配纠纷、离婚纠纷等案件。

  “首先要依照法律规定,但也要考虑亲情关系、考虑地震的因素,妥善调处各类矛盾。”何祥飞是2008年11月第一批来北川法院支援的法官,2009年3月,通过遴选正式成为北川法院民庭的一名法官。

  在全国各界的支援和资助下,地震灾区各类重建项目顺利完成“三年任务两年基本完成”的目标。三年时间里,灾区法院坚守审判岗位,共审执结各类案件504953件,涉案金额792.8亿元。

  随着建设的完成,加快建设、大规模施工过程中产生的各类纠纷也开始显现出来。

  何祥飞介绍,2012年开始灾后重建引发的劳务纠纷逐渐增多。由于北川交通不便,运输成本高,加上雨季对工期也有影响,重建任务较重,劳动力短缺引起人工成本大涨,许多企业不了解具体情况,造成工程亏损,工人领不到工资款,就来法院起诉。

  在青川、汶川也有相似的情况。青川法院民二庭庭长王勇介绍,震后重建过程中有建筑公司对成本预估不足,资金链中断,房屋修到一半就跑了。群众来起诉后,法院对该公司予以执行,并将执行款发放给群众,维护其合法权益。

  据统计,针对震后涉灾民事案件事关灾民利益分配、亲属近邻关系和恢复重建秩序等问题,全省法院妥善审结婚姻家庭、损害赔偿、劳动争议、建设工程纠纷等民事案件301580件。

  为当地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草长莺飞,山峦间的新城已无太多昨日的旧痕,过去的伤痛也被掩埋在流走的时光里。人民法院的工作重心也转移到服务大局、司法保障当地社会经济发展上来。

  2016年,青川县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全县拥有各类旅游景区(点)20余个。为服务保障当地旅游业发展,青川法院2017年8月成立5个旅游巡回法庭,并依托4个人民法庭在4A级以上的景区设个了4个巡回审判点。

  “青川法院在旅游黄金周和节假日期间,前往巡回法庭和巡回审判点提供法律咨询,化解矛盾纠纷。”青川法院副院长刘强提及位于平武县附近的唐家河自然保护区,旅游季带动了当地住宿、餐饮等产业的经济发展,人民法院的职责就是对旅游纠纷提前介入,提前化解矛盾,为营造良好旅游环境提供畅通法律渠道。

  灾后汶川调整产业结构,由原来的工业型产业转型为农业产业,打造南林北果产业模式助力脱贫攻坚。2017年,汶川修建三宝交易市场,防范外来水果冒充当地水果混入市场销售给外来游客,保护当地甜樱桃、脆李子、香杏子的三宝品牌,规范市场交易秩序。

  2017年12月,汶川法院依法审理了一起甜樱桃销售整治活动中发生的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通过审判实践打击违法犯罪行为,维护市场秩序,是法院服务保障当地发展的职责所在。”汶川法院院长侯定云介绍。

  “党的领导、法院互助是四川法院恢复重建的坚实基础。攻坚克难、感恩奋进是四川法院十年工作取得长足进步的强大动力。四川法院全体干警将坚守法治事业的初心不改,不断开创法院各项工作再上新台阶。”四川高院院长王树江如是说。

  十年不易。新鲜血液源源不断壮大着法院队伍。法院干警们对十年来国家的大力建设心怀感恩,对施以援手的兄弟法院、对口援建省份及社会各界的帮助一刻未忘。

  但对过往的伤痛,就如桂勇所说,“不选择遗忘,怎么继续活下去呢?”
来源:人民法院报
责任编辑:李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