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队伍建设 > 法苑文化
又是一年麦黄时
分享到:
作者:李园  发布时间:2018-06-14 15:21:34 打印 字号: | |
  窗外杜鹃声声,阵阵“算黄算割”的叫声传来,田间麦子又到了成熟的季节……

  又是一年麦黄时,田间麦子黄又黄,记忆中麦黄时的父亲母亲特别的忙,干农活都是起早贪黑,拾掇农具、碾场、割麦子、搬麦子、打麦子、晒麦子……那时基本没有什么先进的生产工具,靠的都是两双手,所以每年一到收割麦子的时候,不是一个“忙”字,就能形容得了的。

  炎炎烈日下,“麦熟一晌”,家家户户都忙着收麦子。麦子是用镰刀一刀一刀割下来的,然后用小把的麦穗打成一个十字结,捆成捆,然后把捆绑成捆的麦子用架子车装的老高,往自己家的麦场上拉,由于装的高,路又没有现在这样的水泥地平整,土路上车子一颠一颠的,再说麦秆儿也溜滑,所以在路上掉麦捆,偏车,有时翻车的也时常会有!这里要说的是割麦子也有技术,左手攥紧麦子,右手挥镰,倒开扜,一镰一镰,一扜一扜,镰刀要快,扜子要大,弯腰别抬头,方能割得快,嚓嚓……嚓嚓……只听得的割麦声。割麦子一割就是一个上午,或一个下午,中间有时休息一会儿,人们赶紧找点荫凉,躲进去凉快凉快,躭躭腰,休息休息。

  麦子割完了,这时你再放眼望去,前几天曾经是望不到边的金黄麦浪,只剩下了光秃秃的麦茬了。这时很多女孩子就会手提竹篮,在田间拣麦穗,三五成群,拣着,闹着,笑声响彻云霄。

  麦子进了场,人们就更忙。先是打场,把捆绑成捆的麦子解开、摊平、晒干,再用碌碡一遍一遍地辗压,一圈一圈反复转下去,直到麦粒全部脱落,再把麦秆儿起出去,剩下的就是麦粒和麦糠的混合物。下一个工序是把麦糠扬出去,俗称扬场。扬场可是个高技术活,没有多年历练是难以胜任的。扬场要看风向和风力,风向比较简单,它决定扬场的方向;风力则要复杂一些,它决定扬的高度与力度。人们手持木锨,撮起麦粒和麦糠混合物,迎风扬出去,让麦糠随风飘走,麦粒落到地上,最后聚拢收起,就算完成打麦子的任务。然后就要把新麦一袋袋装起从麦场运到家中。

  又是一年麦黄时,田间麦子黄又黄,麦黄的日子,也是儿时最欢乐的时光。

  童年时候,夏季是最有趣味的。初夏六月,阳光明媚,绿树浓荫,杜鹃、布谷在田野树间,婉转歌唱。草木葳蕤,麦子泛黄,到处都是草木的芳香。放学后,我们奔向田野,扯几把麦穗,燃起火堆,烤麦穗……不一会儿麦穗熟了,香味扑鼻。我们便挣着抢着,津津有味地吃着。尽管烟熏火燎,变成了大花脸,但美食依然令大家欢喜雀跃。这时,晚霞绚丽,清风微微,我们笑着,麦浪也笑着,一切都沉浸在柔美的霞光里。傍晚,凉风习习,路边的白杨被风吹的“咯咯”地笑,知了在树上欢快的唱着歌儿。远处池塘,蛙声阵阵。麦场上,大人们三五成群聊着天,脸上满是喜悦。孩子们最疯了,有的捉迷藏,有的玩沙包,做游戏,一些顽皮的孩子们甚至爬上一座座如小山般的麦秸垛,翻滚,打闹,嬉笑,他们跑着,喊着,尽情欢叫着……玩累了,就往麦秸垛上一趟,这时麦秸垛就成了他们温暖,舒适的天然大床了。

 而今,生活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生活的压力,催促着人们脚步匆匆。那些曾经靠手工劳作的活计大都已转移给了机械,人是轻松了许多,但没有了当年那夜半打场、大汗淋漓的火热,也不见了孩子们在一堆堆小山似的麦秸上撒欢的快乐。每当蔷薇盛开,杏儿黄黄,麦穗飘香,又是一年麦黄时,总会梦见,那个手提竹篮的小姑娘,披着朝霞,踩着阳光,走在美丽,广阔的田野间唱着拣麦穗歌谣,梦见那种与麦秸亲密接触的童年!
责任编辑:李园